您现在的位置: 云亭实验小学 >> 家长 >> 家教宝典 >> 文章正文
 
穿破皮鞋的孩子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转载    点击数:5486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-11-12

英国,有一座威廉皇家学院,在那里读书的大多是一些有钱人家的子弟。他们一个个衣冠楚楚,神气十足,总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。在他们之中,有一个穿着很普通的孩子,他在一群贵族子弟中间十分显眼。他就是威廉·亨利·布拉格。
    布拉格出身于英国坎伯利的一个贫苦家庭,父母都没有上过什么学,但他们都深知知识的重要性,他们不愿意让孩子也像自己一样没文化,受人愚弄。他们起早贪黑地干活,并且省吃俭用,一心想叫儿子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。布拉格看到父母整天劳累得疲惫不堪,于是就找到一家杂货店,利用上学之余去帮工挣钱,为的是能够减轻一些家里的负担。
    不久,这件事让父亲知道了,他把布拉格叫到身边:
    “孩子,听说最近你瞒着家里在外做工,是吗?”
    “是的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“因为我看到您和妈为我能够上学,没日没夜地干,太辛苦了。我觉得做一个白吃饭的人,心里实在过意不去,所以我想我应该为家里尽一份力。怕您不同意,因此没告诉您。”
    “孩子,”父亲抚摸着布拉格的头说,“你的想法是对的,但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全力去念书,因为像我们这种家庭,如果成绩一般的话,是很难得到深造的机会的。”
    “可是,我还是觉得……”
    “好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,别着急,你想工作,以后机会有的是,只怕你干都干不完呢。”
布拉格是个懂事的孩子,他深知父亲的一番苦心,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学习非常刻苦认真,在班级、年级里,总是名列前茅。布拉格的老师对他的成绩十分满意,他把布拉格的父亲叫到学校,对他说道:“布拉格先生,我认为您的孩子是个出色的学生,他的前途是广阔的。您实在应该把他送到更高等的学府里去深造。”
    “我同意您的看法,可是……”老布拉格脸上显出了为难的神色。
    “啊,我明白。嗯,是啊,像您这样的家庭要负担起这么一大笔学费开支,确实不容易。这样吧,回头我们校方出面协商一下,争取使您的孩子能获得深造的机会!”
    “太感谢您了,我想,他不会使您失望的。”老布拉格紧紧地握住了老师的手。
布拉格被保送到了威廉皇家学院。这个学院的院长开始听说布拉格并非出身名门,直皱眉头,而当他看到布拉格的成绩,并且对他进行了面试之后,大出意外,欣然把布拉格接收下来,并且还授予了他一笔助学金。
    小布拉格就要离开家去上学了,临行的那天,父亲有些难过,他深沉地说:
    “孩子,你要走了,这确实是件令人高兴的事,我想,在那里你是大有作为的。要珍惜这难得的机会,好好干!”母亲拿出一个小包袱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唉,孩子要出远门了,也没件像样的衣服。”
    “是啊,”父亲不无感叹地拍着小布拉格的肩膀,“按理说,你到那种地方念书,确实应有一套像样的衣服才是。可是家里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,实在是没钱了……”
    “爸爸,您别说了,我是去念书的,不是去和那些公子哥儿比衣服的。”
    “好,好,真是懂事的孩子。”父亲说着,从母亲手里接过那个小包袱,递给小布拉格,“这里面有一身衣服是你妈连夜赶做出来的,虽然比不上有钱人家的漂亮,好歹是身新的。至于鞋嘛,也只好穿我的这双皮鞋了,虽然大了点儿,可还挺结实,穿它一、二年大概没什么问题。等家里宽裕些了,我一定给你买新的。”
    小布拉格摇摇头说:“不要紧,爸爸,什么都挡不住我学习的劲头儿的。”
到了皇家学院,由于布拉格寒酸的穿着,经常有一些富家子弟对他进行讽刺和挖苦。特别是那双与布拉格的脚大小不相称的破皮鞋,在众多擦得乌黑发亮的时髦皮鞋中,显得特别丑陋。有些讨厌的家伙就以此寻开心,甚至诬陷他,说这双皮鞋是偷来的。一次,一个叫哈瑞的公子哥看见布拉格迎面走来,就故意大声叫道:
    “嘿,布拉格,怎么还没把你的那双破鞋扔掉,小心它的主人找上门来。”
    “你胡说什么,这双鞋是我爸爸的。”
    “哈,只怕是你爸爸从垃圾箱里捡来的吧?”
    “你……”布拉格气愤极了,真想上去把这无耻的家伙教训一顿。
    “想动手吗?要知道这可是违反校规的。”哈瑞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是啊,这是有钱人的天下,一旦动起手来,触犯了校规,倒霉的肯定是他这个穷人家的孩子,弄不好还得被开除。好不容易到手的学习机会,可能就会因此而失去,布拉格想到此,竭力把怒火压了下去,一转身,躲开了哈瑞。这时,布拉格听见身后传来了哈瑞得意的笑声,“穷小子,念不起书趁早别念了,还是回你的老家去吧,哈……”这话像针一样刺进了布拉格的心,他发誓:一定要使自己的成绩超过这些富家公子。
    然而,布拉格的努力不但没有使流言停止,反而因为布拉格的成绩优异,遭到不少富家子弟的嫉妒。这些“绣花枕头”们竭尽全力造谣诬陷,一心想把布拉格挤出学校。布拉格为了避免麻烦,一忍再忍,尽力克制自己,一心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。但是,可恶的流言最终还是很快地传到了负责纪律操行的学监耳朵里。
    一天,布拉格忽然被召到学监的办公室。一进门,他就发现那个古板的老学监坐在大办公桌后面,脸色冷峻,双唇紧闭,两只眼睛射出威慑的光芒,紧紧地盯着布拉格那双大得不合脚的皮鞋上。布拉格明白了,他喃喃地说道:“先生,我知道您为什么把我叫来,不是那么回事儿,这儿有一封信,您看完就明白了。”他说着,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得起了毛的纸,交给学监。学监接过纸片,随着他的目光在纸片上的移动。他那铁青的脸色逐渐消失。只见上面写道:“孩子,总想给你买双新鞋,可是真抱歉,……但愿再过一两年,我的那双破皮鞋,你穿在脚上不再嫌大。如果这双鞋你都能对付,那么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鞋你不能适应呢?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。要是你一旦做出了成绩,我也将因此而深感自豪,因为我的儿子是穿着我的破皮鞋努力奋斗成功的。”老学监也被深深地打动了,他默默地拍着布拉格的肩膀,表示歉意。而蒙受极大侮辱的布拉格,这时再也忍不住了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起来。他哭得那么伤心,那么让人同情,他要把埋在心头已久的委屈和积愤都倾泻出来。
    布拉格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,贫穷和凌辱不仅没有压倒他,反而使他变得更坚强。他决心加倍努力,用实际行动为穷人争口气。同时学校由于澄清了事实,对于那些造谣生事者,也提出批评和警告,那伙富家子弟再也不敢和布拉格过不去了。正是由于布拉格的勤奋和努力,他终于又以优异的成绩,被推荐到世界着名的英国剑桥大学去深造。尽管这时他脚上已经换上了新皮鞋,但那双父亲给他的旧皮鞋并没有被他扔掉,它始终激励着布拉格不断努力,向新的目标进击。布拉格后来终于成为了一位着名的物理学家,正像他所说的那样:“一个人的衣着好坏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内心。漂亮的服饰并不能掩盖空虚的心灵,而具有远大志向和美好心灵的人,是不能因为他简朴的衣着而黯然失色的。”